Skip to content
Cornell University School of Continuing Education and Summer Sessions

International students

Qinyi

你们好,我叫唐沁怡,来自深圳教育国际交流学院 这所国际高中。我是土生土长的深圳人,虽然有时候我更喜欢称自己蛇口人。小动物是我的挚爱。

初到康奈尔大学是凌晨4点左右,那是因为飞机误点的关系,加上我们连夜从纽瓦克机场赶到校园。但是学校神奇的静谧让我们一行舟车劳顿的暑校学生顿感抚慰。康奈尔大学就是一所在大自然里的学校。事实上第二天早上我就在宿舍楼前的草坪上遇见了一群觅食的加拿大鹅,随之有了一段喂食的交流。周围还有随处可见的松鼠和花栗鼠,野鸭和各种鸟类。说这里野生动物遍地都是绝非夸大之词。在这里你随时能向大自然寻求安详以舒缓疲倦和烦恼。

July 3-9
经过将近一周工作日的斟酌和苦恼,我终于选定了我选择正式上并且修学分的课程,国际关系。我其他的选项是生物心理学和社会学。生物心理学的课程是2开头的,意味着这是大学二年级的课程。我没有选择的原因是因为考虑到它有跟我将要修的A-Level课程重叠的可能性。而且即使它是大学二年级的课程,它仍然在传授大量的知识性内容,这个学科的知识量本来就是非常高的。所以我决定不在暑校修这门课而是等到真正大学。另外一个选择社会学我选择了旁听。希望这对大家将来的选课有帮助。  

国际关系的阅读量比较大,难度也比较高。但是只要有比较强的理解能力和意识就不是问题。对时事有一定了解是必须的,越多则越好。星期三教授布置给了我们第一篇短论文作业,内容则是批判性地分析国际关系上现实主义,自由主义和激进主义的区别。此时此刻,我正在这座年轻的Olin图书馆里研读相关的文章。

唐沁怡

July 10-16
紧张的学习,惬意的生活,这是目前为止我最深的体会。这周我上交了第一篇论文,参加了第一次考试,听了Arts Quad上的音乐会,趟过Uris Liabrary前的山坡。不知不觉六个星期我已走完了一半,一切都过得这么快。今天是三周项目的学生学业结束的日子,我去看了毕业典礼,为了三周之后同样的日子来临自己不会太感伤。人们有欢笑有不舍,有拥抱有泪水。

July 17-23
现在已是第四个星期,几乎身边所有人都在感叹四个星期之快。是啊,我们已经习惯了在康奈尔的日子。习惯了每天起床,RPCC吃饭,接着奔波于不同的HALL之间上各种课,接着在图书馆泡一个下午,最后晚上跟朋友出去小小的活动一下。习惯了每天排着长长的队NIGHT CHECK IN,习惯了天热了在宿舍待不住就抱着电脑去LOUNGE吹空调,弹钢琴,打UNO。大家有人每天都宅在宿舍里,有人每天都做不太一样的事情。我喜欢在图书馆一个绝对安静的角落待到太阳下山,也就是图书馆关门的时间9点。这里太阳每天8点半下山,余辉会持续到九点一刻。我就喜欢从图书馆出来之后在Uris图书馆后的山坡上坐一会,然后慢慢走回去。这一切看似单调乏味,实则美妙到难以言喻。

July 24-30
倒数第二个星期,我开始变得对一切事物很敏感,抓起了相机,拼命地拍,拍下一切值得或不值得留念的东西,作为他日回忆的寄托。这周六在尼亚加拉大瀑布,我按下了四百多下快门。无论去哪只要有朋友在就是开心的。尼亚加拉大瀑布真的很美很壮观。我们坐学校的大巴早上7点半出发,12点半到,五点半再离开,晚上10点钟回到学校。RCA们只负责清点学生人数不丢失,不组织到达目的地的集体行动,正是有这样的自由我们才能玩得开心。当然也要有自主的能力,知道到一个陌生的旅游景点如何获取信息如何安排行程。这也是在这里过日子最重要的东西之一。

July 31-August 8
这奇妙的六周终于走到尽头了。回想当初坐在家里预想这趟旅程的情形,难以遏止心生的伤感。

这六周,有太多太多的精彩。

这六周,有太多太多的珍贵。

我认识了天南地北不同的人,共同度过了别样的生活,经历了五味杂陈的事件,而今天,我们即将迎来终点。

最后一周,我拍遍了六周以来,我们生活,上课的校园,拍遍了旅途上的风景,拍遍了与我一起看风景的人。我知道,烙在心底的感觉永不会忘记,但我仍然希望我的思念能够有所寄托。

我会想念,我幽默的社会学教授Paul,谈论着他在农场里采桃工的经历,还有我的硬汉IR教授Tim,眉飞色舞讲着他跟儿子的故事,还会想念动人大方的生 物心理学教授Christine念着一个个脑部结构名称的声音;我会怀念,每周arts quad上跟着音乐起舞的忘年交Becca,带着Jack和Una一起在树下听音乐的老夫妇;我会思念,校园里一棵棵古老的树,尤其是橡树,和上面的松 树;我会留连,在一个个醉人的,有关于这个夏天,康奈尔的梦中。

谢谢你,康奈尔。

谢谢你